风粟

不定期更新的一个沉迷冷cp的渣写手……

思念的你

 

注意事项:
文章和题目大概没有什么关系,就是随便加的。
审神者不知道一期的名字。
看起来很像刀婶但其实并不是,因为虽然女子力爆棚但是审神者其实是个男的。
个人认为三日月宗近是天下五剑最美不代表是刀剑最美,所以自己认为乱刃的一哥比三日月好看。
故事由我家本丸发生的事情改编。
cp微三日一期和药一期?其实除了小剧场有一点其他根本没啥cp
人物是刀剑乱舞的,ooc是我的

可以接受?











那就开始吧。

正文:

    本丸的药研藤四郎总喜欢在锻刀房前守着。
      “药研君,是在等谁吗?”审神者在发现他这个爱好后的某一天问了一句,然后知道了粟田口家有一位美丽而善人意的长兄。
       “美丽?”听到这个形容词的审神愣了一下“药研君的长兄……不是男性吗?”
        “噗嗤。”那位帅气到像太刀的短刃突然笑出声来,说话的声音是带了点笑意的无奈“我们这些付丧神啊,在刀形态的时候是没有性别的呀,大将。”
        听见对方这样说的审神者为刚刚的问题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倒是方才调笑的短刀认真的支着头想了想“说是美丽啊,因为是乱刃来着...而且是长发,真的是很好看啊……”短刀挥着带着黑手套的手在空中比划,又兀自停下了“不过……听宗三说后来又磨短烧毁重铸了……啊,真是失礼,但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了,说的也不过是我记忆里的,毕竟……很久没见了……”
        短刀的少年像是失落的垂下头,审神者紧张得正要去安慰,对方却又好像无事地抬起头来了“大将可以去问问三日月老爷,听说兄长后来和那位共事过一段时间……而且据说是粟田口家的嫂子呢...那位。”短刀的付丧神微微皱了皱眉又缓和下来扬起个笑“我休息好了,先去内番了。大将,告辞喽。”
       留下的审神者坐在锻刀室门口,一向咋呼的他罕见的沉默了很久。

         “嗯?唔...确实。爷爷我和吉光共事过一段时间啊……说是共事也不完全对,毕竟当初侍奉的不是同一个主上啊...我的主上宁宁,是秀吉,就是吉光曾经的主上,的妻子呢……”
       “哎?!妻子?!!!”处于懵逼状态的审神者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那么药研说……说您是粟田口家的嫂子,是真的?!”
        “噗。”优雅的平安刀失笑道“主上你应该先冷静一下啊。”已经半个身子伸到茶桌对面的审神者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慌乱地道着歉坐回去,对面的老人家喝了口茶表示自己不介意。“不过……那孩子真这么说?”  “啊……是的。”因为刚刚的事而在老人家面前自动低了个头的审神者乖乖的回答了“如果失礼的话,我……”
         “没有哦”老人家打断了审神者的话“这么说也没错吧……不过那这样说来,我们应该算是妻夫了?”
         “妻夫?”
         “对哦。”美丽的古刀点点头“按主上你这么说,吉光应该是丈夫吧...可是按生♂活上来说,吉光应该是扮演着...嗯...妻子的角色呢。”
         看着对面笑得灿烂的古刀,直男审神者表示贵圈太乱我这种直男不懂你们(bu) 话说,吉光是谁???【审神者懵逼jpg.】

        药研藤四郎作为审神者锻出的第一把刀,同时也是本丸的唯一一把短刀。
        由于审神者是个新人,比较追求战力,所以锻出药研后就把精力放在打刀太刀等打击力强(刀装带的多)的刀上了,但药研和初始刀的加州由于来得早是本丸等级最高的两位,所以药研的出阵表永远都是排的满满的。在每天繁忙的出阵和内番之余,审神者总能看见药研在他宝贵的休息时间里,靠在锻刀房门前的台阶上。而这个习惯终于于一天终止了。










异常强大的敌人让一贯随军亲征的审神者乱了手脚,就在敌军的长枪刺过来的瞬间,那把本丸唯一的短刀纤细的身体挡在了前面。审神者看着长枪刺透他的身体,那个实际年龄几百几千岁的孩子说
  
         “我...竟然...会折断...”
顿了一下
          “到最后...还是没能见到一期哥啊……”
       然后在他面前化为了碎片。

        回到本丸后的审神者发疯般的疯狂煅短刀,各种藤四郎都来了个遍,却唯独没有那个皮肤苍白的少年。
       
        几天后,那天的近侍是三日月宗近。平日里优雅而不紧不慢的老年人罕见的匆忙着赶来。审神者盯着时间上写的3:20:00,掏出加速符的手紧张得发抖,一如当初被那柄短刀叫去时时间上4:00:00的模样。终于拿出符纸,咒式结束后的光芒夹杂着飞舞的樱瓣而来,一生独一把的太刀优雅的站立在面前
   
      “我是一期一振。出自粟田口吉光之手唯一的太刀。藤四郎们都是我的弟弟。”
      
         “一期...一振。”审神者看着面前的付丧神几乎说不出话。藤四郎都是他的弟弟?这位难道就是那孩子口中,不对,应该是全体的藤四郎们口中的长兄吗? 并不是想象中的长发,而是清爽的短发,比那孩子说的美丽要更英俊一些,大概是磨短又再刃的原因吧……
        “吉光哟……”在审神者发愣的时候,旁边古老的付丧神含着笑意开口了。
        “宗近殿。”新来的付丧神微微低头行了个礼。
        本丸唯二的两位太刀付丧神正打算继续说点什么,锻刀室的纸门被一下拉开了。
        “主上!我们听说一期哥来了!真的吗!”
        一群小萝卜头一个个从门缝里钻进来,然后在看到自家兄上的瞬间齐刷刷地扑了过去。
        “啊...这样,主殿抱歉...弟弟们失礼了...”审神者微笑着摇头表示自己不在意,年轻的太刀递了一个抱歉的笑后,回抱住了自己的弟弟们。
       “秋田,退,平野,前田,乱你小心点别摔到,厚也是,信浓,后藤,包丁,博多把手里的盒子放下再过来,棱角会伤到别人的...什么?里面装的是小判?是钱吗...钱也不行啊……站在门口的鲶尾和骨喰,不一起来抱一下吗?唔……”一直站在门口的两位胁差不好意思地走上前去和短刀们一起环住了他们的长兄,而年轻的兄长却停顿了一下“失礼了...但是主殿,药研他不在吗?”
       四周安静下来,不知哪一个短刀小声说了一句“我来到本丸...还没见到药研哥呢...”
       被环绕在中间的太刀付丧神抬起头来“主殿...药研还没来吗?”
        “啊...药研他……”审神者正思考着该如何说下去,身旁一直站着的古老付丧神往前走了一步打断了他“药研君还没有来呢...吉光。”古老刀剑的付丧神面不改色地代替审神者说出了谎话。
         “啊...是吗...”年轻的兄长声音里带了点失落,不过很快又振奋起来,揉揉身边弟弟们的头安慰道“没关系,一定很快...就可以相见的。”


       几个月后。
       
        一期一振甩掉刀刃上敌军的鲜血,作为队长的他向随军而来的审神者点头示意后走向敌军后方,那里从一开始就沉睡在后面的刀剑看不清身形和样貌。
         然后伴随着飞舞而来的花瓣,他醒过来了。
         伸了个懒腰拍拍身上的灰尘和泥土

          “哟大将。我呢,是药研藤四郎。和兄弟们一起,都请多关照。”
            那柄短刀冲着迎面而来的太刀付丧神和他的审神者微笑。

            一期哥,好久不见。







小剧场一.

审: 咳...其实...一期啊...我有个问题问你

一: 主殿请说

审: 我到今天才知道三日月那个老头口里的吉光...

一(打断): 是我哦,主殿,我叫一期一振吉光啊。

审: 啊,对。但是大家好像都叫你一期...
一: 大概是宗近他叫习惯了?(歪头笑)

审: 不对,你们俩这是在宣誓主权吧!你刚刚去掉敬语了吧!一定是去掉了吧!(单身狗的突然愤怒)



小剧场二.

审: 咳咳,话说...一期君你...不应该在那个什么之后...失忆了吗...但是来的时候你叫了三日月的名字吧。

三: 小主上你明明之前连吉光的名字都不知道,现在却突然问这么深的问题呢...失忆什么的

审: 我...我后来当然有去好好了解啊!(小声:还去补了好多三日一期的文...)咳,反正就是,一期你不应该失忆了忘记三日月然后三日月各种苦情最后一期喜欢上你两个人说过去的事这种吗???

小主上你这是...看了什么奇妙的小说啊...虽然说是失忆了,但是后来在德川家见过了啊。

审: 哎?!!!!【我感觉受到了伤害】

审: 咳,话说我今天问一期问题...为什么都是三日月你来回答啊!

三: 嗯?吉光今天不大舒服啊...昨晚运动过度吧哈哈哈

一: 宗近殿!

审: 啊?我昨天晚上没有安排任务...哎?!你...你们!(突然反应过来)

三: 哈哈哈,这样的话最后一块点心爷爷我就吃掉啦。

审: 哦...(懵逼状态)

审(突然反应过来): 等等,我的茶点?!你早盯上它了吧!

三: 哈哈哈甚好甚好

审... 好什么啊!臭老头!




最后想说点什么。其实这篇故事算是按我家本丸发生的事改编的。家里唯一碎的一把刀就是药研,同时也是当时我唯一的一把短刀,连同体都没有的那种(其他的都合成了)。它碎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不管锻刀还是出阵都不出药研。导致在后来好久以后我终于出了药总以后像宝贝一样供着不敢带他出阵,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感觉都没人往后看所以加了一张图(第一张)重发。求求你们往后翻翻呗我不知会画火柴人的虽然画的不好看但是……哇的哭了。以下是本来那条文字的复制。

欢迎收看灵魂画手沈玊笙系列。

沉迷火柴人无法自拔。
讲真我觉得火柴人真好啊……
p2p3上色随笔
p4p5未上色原图p6一个因为水不干净导致毁掉一整张画的迷之长发一期哥。

p6本来其实看起来超拽的……所以本来是有个配字,见下。

一:“你就是三日月宗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丈夫了”(叫老公)

–晚上–

三:“谁是老公?”
一:【哭腔】“你……”
三:【用力一顶】“对老人家要用敬语哟”
一:【哭出来】“您……您是……”
三:【微笑】“嗯?我是什么?”
一:【使劲哭?】“老……唔……嗯……老公……”

于是从此见谁都用敬语的一期·心理阴影超大·一振和三日月·猥琐未成年(bu)·宗近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噫)










直到火焰将他们分离

沉迷冷cp的我……
手机像素垃圾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把哥的肩膀照窄了。。。难过

画的丑本来都不好意思打tag。。。

脑洞。。。?

也没事,就是占个tag发个牢骚顺便加上算个脑洞。

就我这个人嘛,简直非得可以。日服一堆爷爷和姥爷就一期死活不出来,好不容易国服出了一期尼,然后。。。没有爷爷
死目。

重点是日服的老爷爷们还比较乖巧,就是比较,可是我国服的一期,真的不是我扯,我让他去演练,只要对家有三日月爷爷他打的第一个绝对是三日月……真的百分百第一下都打在对家的爷爷身上了……其实我觉得要不是他出不来屏幕,这刀大概得婶儿我挨了。。。

感到了哥他深深地怨气。。。

然后其实我家本丸还可以凑个大三角。
这么说吧,鹤姥爷就是跟着一期来的,一期刚来下一个就是他。可是我当初没把他放一队,后来俩级别就拉开了。然后,还是演练场的那些事(如果我写正文可以把这个作为题目。。。),对家的鹤姥爷,虽然不是每次但是可以说十有八九,第一个,甚至就只打我家一期一个。。。绝望。
感觉就像你爱我我不爱你我爱他他却不来的那种伦理剧。。。蓝过。

最后和我一起肝刀的有姥爷的朋友都说每次姥爷内番都是+0。。。但是我家姥爷和一期一起内番,一直都是+1来着。。。
【微笑】


鬼知道这是三日一期还是鹤一期,说白了我只是想吐个槽

您的好友【灵魂画手】已上线

哈哈哈哈哈哈哈吓到了吗?丑到飞起的画风。明天就是520了啊……写好了文懒得打的我。。。日常颓废中。

占tag致歉?

我还是很喜欢你

三日月宗近→一期一振

我还是很喜欢你,
就像八年相守百年等候,
愿你浴火重生,
入夜再无噩梦。

一期一振→三日月宗近

我还是很喜欢您,
就像皓月当空,烈火连城
愿您平安喜乐,
等候终将相逢。



文笔渣勿喷qwqqq就是突然想起来这个,然后写了一下……

没什么内容主要大概就是想讲一下振哥的身高?

cp大概是三日一期,然后大概讲的就是爷爷和振哥在丰臣家的故事……然后大概,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逻辑混乱而且文笔渣……注意其实就是想强调一下,那种丰臣历史梗里写哥比爷高个头的那种文……高也没高多久啊除非猴子不用振哥,所以其实爷和哥认识没多久哥就磨短了吧……所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就是看着喜欢爷和振但是萌173是因为振比爷高的很不爽(悄咪咪指指我列表)顺便设定是哥比爷漂亮,因为是乱刃嘛而且爷是天下五剑最漂亮的,我就自动理解为不是天五的刀会有比他美的了啊,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振最美!
咳,总之就是没啥内容还渣的小段子(大概),不介意的话凑合着看看?
    



正文

    三日月宗近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一期一振的时候,身旁的宁宁挑了挑眉。
       “夫君身边……是新收的妾室?”
         对面那个有着美丽面孔和柔软长发的人愣了一下,冲这边鞠了一躬,开口是柔和带些骄傲的男音
       “在下一期一振吉光,现是秀吉大人的护身刀。”微微直起身看了对面一眼,再深深的弯下腰去“宁宁大人。”
       听到对方与自己一样,三日月宗近才真正仔细看看对方。
       温和的风吹起付丧神酒红色的羽织,像一团燃烧的火焰。
       长得真的很像女性啊……对面付丧神的长发在风中摇晃。欧呀,好像比我高呢?180的三日月看着对面比自己还要高一头,虽然我付丧神从未婚娶,但这么高的女孩……嫁不出去吧?

然后就在这种重点错的环境下,两位大佬(bu)第一次见面了。

      后来再见到那位是一周以后的事了,长发的付丧神坐在廊边吹风,那头美丽的长发在微风中飞舞,听见自己的脚步声转过头然后仓促的站起来冲自己鞠躬“午安,三日月殿。”当初自己说的什么来着?“哈哈哈,御前大人午安啊。”然后给慌乱的对方解释自己与他的关系,夫妻刀嘛。
        其实当初也不记得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这么开玩笑了,大约是漫长的岁月太无聊了,未来还不知要共事多少年,总得找个新鲜的话题。没想到对方居然很认真的鞠了一躬,长发滑落下来露出微红的耳垂“那...夫人午安?”说完以后又觉得失礼而仓促的低下头。愣了一瞬然后掩着口笑了,心里想着这个孩子真可爱啊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介意,顺带细细打量人一番。这孩子,好像是矮了些?没止住便顺嘴问了出口,看见对方有些难过的皱起眉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话有多失礼,正打算开口道歉对方倒是先开口了“丰臣大人为了符合自己的身高便将我磨短了”顿了顿继续道“三……夫人你不用担心,不过是再战场上攻击的范围小了点,也不大碍事。”对面那人脸皮薄,叫了句夫人就红了耳根,乱刃又确实好看,再加上对方现在比自己矮了些许的身高三日月不知道为什么倒有点满意。完了完了一定是弯了(bu)。
       这么想着打算找个其他话题,却见着骨喰和鲶尾跑过来。孩子们的哥哥歉意的对自己道了别被那些活蹦乱跳的弟弟们拉走了。
        眯着眼睛看他们吵吵闹闹的走远了,三日月宗近在廊边坐下捧起茶杯,想着接下来这未知的时光倒兴许不会无聊了。

脑洞

一个脑洞,占tag致歉

多年无一期的本丸突然迎来两位一期,在各方人员好奇他们会和谁在一起的时候,吃鹤一期三日一期的婶婶忍不住去问了。
审:“一期啊……那个啥,我其实挺好奇,你们喜欢谁啊?鹤莓也好吃妻夫也好吃……所以……咳咳”
两位一期:(异口同声)“很抱歉,我喜欢的是一期一振(对方)”

能想出这种脑洞,我一定是想要一期想疯了。。。

自己做了一套表情包玩玩嘿嘿嘿。 虽然打了刀男人的tag但是其实只有一张是刀舞的。。。

【叶黄】不知道该起什么题目就当它是个脑洞好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
挂饰叶x文字泡黄
ooc有文渣求轻喷。
PS:只是个大纲......大概

  黄少天是一个文字泡。
自从全职出了动漫越来越多人开始知道荣耀这个游戏和职业选手。终于,x讯的聊天软件推出了全职系列挂件。
  而“黄少天”也知道,自己是那里面的选手黄少天的周边而已。
  “据说很吵”文字泡少天心里暗想,所以那么多周边才会偏偏选了文字泡......
  字泡天每天都很忙,用这款字泡的文包太多了,他每天都要一个对话框一个对话框到处跑。短暂的休息时间他就对和他一起到处跑的那只柯基发牢骚。
  然后有一天,他来到一个神奇的聊天框。那两个聊天的人也不知道关系好还是不好,一直在斗嘴......那个叫老叶的人感觉很欠打,那个叫少天的每次都发好多字好吵......(bu)
  字泡天看着他们一撩一炸,默默的抱紧了自己的柯基。
  然后他就听见了一声嘲讽的“呵”。
  字泡天转头,看见了一个和他一样穿水手服的......人。他听说过这个人,好像和自己是一个系列的。
  字泡天眯起眼睛危险的盯着对方,抱紧了自己的柯基。

  叶修是一个头像挂饰。
  他比黄少天(文字泡)可能还早出了点。
  作为一个挂饰,他最近很火,到处转来转去他也了解了一些事,比如他现在面前的这个...人。
  好像叫黄少天,一定是本体很吵才做了文字泡。挂饰叶看着面前和狗抱成一团敌视自己的小家伙这么想着。
  于是两个人就一见钟情(划掉)认识了。

  这个小窗的主人每天都会聊好久,于是“黄少天”和“叶修”天天都会见面,久而久之两个人就混熟了。





然后我的脑洞枯竭了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大概就是最后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