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生梨🍐

不定期更新的一个沉迷冷cp的渣写手……

少女一期(x
大概是磨短后的一期...
突然疯狂发图
还是八百年前画的一期.....
不知道为啥老是照得肩特窄,虽然我画的本来就窄但是也没这么窄啊……

好早好早以前刚买水溶彩铅的时候画的...
大概是
烧毁后
磨短后。再刃后。刚到丰臣

丑不拉几的,望诸君海涵。

全是ooc的脑洞...

他梦见自己站在废墟上,团扇的族徽裂成两半。
他脚下堆积着是族人们的尸体。最上面是他的哥哥,闭着眼,安安静静。
他抱着哥哥的尸体笑了,泪水从眼角滑下来。
“谁又比谁可怜?”他对着尸体喃喃地问道
“谁又比谁高贵。”

他沉默,
他哭泣,


他醒了。


“哥哥?”



还没想好题目qwqqq求帮忙

啊...被鼓舞了所以......
一小段开头?
文笔不是很好啊轻喷
角色属于ab老师,ooc属于我


以上。




他身上全是血,配上他一身的黑色称得他皮肤雪白煞是好看。
本就失去了一条胳膊,这下看来要失去一条命了。他破破烂烂地倒在地上,这样地想着。
怕吗?遗憾吗?即将命丧于此。他躺在地上问问自己。其实也不怕。至于遗憾......他记得他这次出来之前去找了小樱,曾经和他同班的女孩翻着厚厚的古书找到了药方后他确认了一遍又一遍。
“这个是最后的了。”女孩向他点点头。
“有了这个......就一定能......”他已经不记得那个女孩回答他问题时的表情了,甚至连她的样子都模模糊糊得记不清楚。但她的话却对他来说像是救命的稻草,支撑了他这一路。
“只要有了这个,我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他用尽全力看向他手心完好的娇嫩的花朵。
啊......毫无遗憾。他感觉到有人向他跑来,呼唤着他的名字。他看不清是谁了,血污模糊了他的眼睛,他最好将那朵美丽的花交给来者,对方会将它带回木叶的。他如释重负
虽然很想亲手带回去......但是自己大概做不到了......果然,还是有点遗憾啊……

他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莫名其妙的脑洞

突然想到了一个鼬佐的脑洞,大概就是四战后鼬活了下来但是血迹病很重需要各种神奇的药材【别问我是什么药材】才能治好,于是佐助就到处跑来跑去到各种危险的地方去收集,结果在收集到最后一味药后重伤身亡【对,就是这么狗血】的故事,同行的人带回的药使鼬好了过来,但是佐修改了他的记忆让他以为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然后宇智波全族被坏人全灭然后鼬在四战的时候打败了灭族的人受了重伤才身体不好,结果因为一些事【别问我是什么事,我自己都还没想好】最后鼬恢复了记忆这样一个故事。

“他要是能好好的……”宇智波佐助顿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恍若花开,“也不枉我一生孤苦,走过半生糊涂路,死无归处。”

对其实我就是想写这一句↑【不是x






别想了我肯定懒得写这只是一个脑洞而已【微笑】

画了一个系列来着,涂色毁掉之前先发一张。。。

好喜欢幼助啊……可惜画不出他百分之一的美貌(ಥ_ಥ) 
不知道为啥突然沉迷各种冷cp。。。

翻出来之前的画。

私心打个斑佐的tag

看花丸的声音见面会(大概叫这个?)然后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甜丸他腰怎么那么细嘛!
突然代入一期腰振。
前两p截的饼哥下腰和躺下的图
后两p是自己改的表情包哈哈哈

占tag致歉(?

写不出正文只能暗戳戳来个脑洞


答应写给 @许枳 的小脑洞【对只是个脑洞因为我懒得写】
作为他愿意让我用他的QQ的谢礼哈哈哈哈哈哈哈!【忘记QQ号的人,绝望。】

一期一振私设+性转注意。【其实大概没人看所以有不想要什么注意
一直觉得一期是哥哥有好多弟弟好辛苦啊……所以,在性转前加了个私设。。。
我觉得我肯定写不下去。

哦如果我还写下去……想到这个暗戳戳打了cp tag。致歉。

以上

我是一期一振。出自粟田口吉光之手唯一的短刀。藤四郎们都是我的兄长。

  我发现,我好像变成女性了。


  审神者是在粟田口太刀们的一片混乱中醒过来的。他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近侍刀药研拿着出鞘本体刀跪坐在他的榻榻米旁边。

  哦,不就是拿着刀跪在旁边嘛……

  拿着刀??????

  “药研我自觉最近我很努力啊不对你们是终于不想要我这个审神者了吗等等我们放下刀说话啊?????”

  “大将,据说刀出现什么问题,都和审神者的灵力有关吧?”药研藤四郎微笑着握紧了手里的刀。

  “啊……大概?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不太清楚呢……怎么了啊药研我们放下刀好好说话不行吗???”

  “请问,您到底对我们粟田口的欧豆豆做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