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粟

不定期更新的一个沉迷冷cp的渣写手……

看花丸的声音见面会(大概叫这个?)然后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甜丸他腰怎么那么细嘛!
突然代入一期腰振。
前两p截的饼哥下腰和躺下的图
后两p是自己改的表情包哈哈哈

占tag致歉(?

写不出正文只能暗戳戳来个脑洞


答应写给 @许枳 的小脑洞【对只是个脑洞因为我懒得写】
作为他愿意让我用他的QQ的谢礼哈哈哈哈哈哈哈!【忘记QQ号的人,绝望。】

一期一振私设+性转注意。【其实大概没人看所以有不想要什么注意
一直觉得一期是哥哥有好多弟弟好辛苦啊……所以,在性转前加了个私设。。。
我觉得我肯定写不下去。

哦如果我还写下去……想到这个暗戳戳打了cp tag。致歉。

以上

我是一期一振。出自粟田口吉光之手唯一的短刀。藤四郎们都是我的兄长。

  我发现,我好像变成女性了。


  审神者是在粟田口太刀们的一片混乱中醒过来的。他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近侍刀药研拿着出鞘本体刀跪坐在他的榻榻米旁边。

  哦,不就是拿着刀跪在旁边嘛……

  拿着刀??????

  “药研我自觉最近我很努力啊不对你们是终于不想要我这个审神者了吗等等我们放下刀说话啊?????”

  “大将,据说刀出现什么问题,都和审神者的灵力有关吧?”药研藤四郎微笑着握紧了手里的刀。

  “啊……大概?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不太清楚呢……怎么了啊药研我们放下刀好好说话不行吗???”

  “请问,您到底对我们粟田口的欧豆豆做了些什么?”



还是一个吐槽

私心打tag抱歉

对,又是我,一个专业吐槽的审神(bu)
该怎么说呢……事情应该从我今天打演练的时候说起。
我家鹤老爷,没干劲程度堪比懒癌明石,很少出会心一击。然后今天打演练的时候把他和一期尼放在一个队,结果一期被对家的太刀打了,然后……

我就久违的看见了鹤爷的会心一击把对家打成重伤了

按照套路来说不应该是一期表示十分感谢然后两人(刀)磨磨唧唧坠入爱河吗?(才不是)
可是我家一期只顾着使劲砍对面的三日月了……人家三日月就任他砍,一期砍了两轮人没往一期身上砍一刀(我家一期练度比对面三日月低,大概三日月砍一下一期一期就可以重伤那种)

审神我围观大三角很开心(微笑)各位老爷子玩的开心就好。



去死吧脱团狗!三角也!
万年单身只能吐槽的审神者拔出了刀♂
什么鬼。

月与樱

  现paro

  标题和文章大概并没有什么关系。
 
  大概是我准备开论坛体的前篇?

  cp未定……对我自己都还没想好到底是什么cp所以私心里面出来的两个候选都打上tag了。

  人物属于官方爸爸,天一样大的ooc属于我







  可以接受?






  那就这样吧







  他睁开眼睛

  白色的房顶,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床单。

  他抬起瘦得几乎只剩骨架的手臂。

  啊……还有苍白的自己。

  “这是……哪里?”

  连声音都沙哑得可怕,一点也不像以前……

  以前?

  以前的我,是什么样的声音?

  趴在床边沉眠的黑发孩子被惊醒。
 
   “啊……一期哥?”对方揉了揉眼睛,伸向自己的手微微颤抖“你醒了?”





  一期一振微笑地看着围在病床四周的弟弟们,一切都熟悉又陌生。而造成这种感觉的一切都“归功”于数月前的那一场大火。

  一期一振记不清那场大火的原因,留给他的只有烈火舔舐身体的痛苦。模糊的记忆里有人在对他喊着什么。可是到底喊了些什么呢?缺失的记忆让他微微皱起了眉。“别想太多,看看电视吧。”在他努力回想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自己的肩上。一期一振抬起头,发现是江雪左文字。

  江雪家和一期家是近亲,一期住院的一段时间因为小叔叔工作正忙便把弟弟们都送到江雪家照顾。

  “江雪哥,我没事”一期一振摇摇头表示自己没关系,那边不知哪个弟弟跑去开了医院单人病房的电视,嘈杂的声音从音响里传出来,大概是什么娱乐节目。一期一振转过头去,正看见屏幕上那一行金底的黑字

   “三日月宗近凭新电影《新月》获封影帝”

  电视屏幕上那个人对着镜头柔和地笑着,眼底两弯新月静静沉着——正如那电影的名字一样。一期一振突然感到心脏的什么地方像撕裂一样得痛了起来。自己一定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这样想着他再把目光聚集在电视屏幕上,电视上的画面却切了屏,一期一振转过头去,自己弟弟之一的药研藤四郎拿着电视的遥控器,面无表情的换着台,大概是这个年纪已经不喜欢娱乐新闻了?这样想着也放弃了继续追究。

  一切都命运般的进行着。身体未完全恢复只好无奈的暂时停止学校的课业。无聊地在街上闲逛的时候被星探递了名片,莫名就成了偶像预备役,一年后居然从未想到得组成了团体出道了。一切的变故都那么突然又情理之中,慢慢也接受了这个设定,一切都平平淡淡地走下去,除了夜晚时梦中的火焰提醒着自己曾经发生过的事。

  到底是谁,喊的什么呢?

        “喂!一期?你在听吗?”

  被声音拉回现实,迎接自己的就是鹤丸国永一张放大的脸。

        “!”反射条件地往后一缩,回过神来后冲着正在因为恶作剧得逞而大笑的家伙的脸用尽全力扔了一个抱枕。

  “哇!一期你怎么能那么狠心!我还要靠脸吃饭的!”继续在对方咋咋呼呼的情况下又扔出一个。“您昨天还说不靠脸要靠才华,而且您从刚才开始就好吵啊,请安静下来,不然我要采取强制手段了。鹤,丸,殿?”

  然后就是在对方抱着自己刚刚投掷过去的抱枕在一旁嘤嘤嘤地“小一期不爱我了明明最开始认识的时候那么乖巧懂事有礼貌果然是被我发现走神所以傲娇了吗”的碎碎念背景音里歉意地向一旁的经纪人道歉“抱歉,我刚才没听到,您能再说一遍吗?”

  “啊,没关系。”经纪人笑了笑重复了方才的话“我是说,一期你,要和三条家的三日月先生组成本丸的sr双人小分队了。”

  “哦……哎?!什……”反应过来以后惊讶得说几乎不出话来“您是在拿我开玩笑吗?那位据说从来不组双人队的三日月宗近前辈?”

  “我就说一期刚才一定是走神了,不然怎么可能那么淡定,吓到了吧!”一旁的鹤丸国永把埋在抱枕里的头抬起来笑嘻嘻的从侧面肯定了这个信息的真实性,而坐在沙发上的莺丸也顺着鹤丸的话捧着茶杯点头致意。

意识到方才的失礼尴尬地咳了两声 “咳咳,也不是特别……”然后在对面两人的目光下改了口“好吧,确实是很惊讶啦……”

  “这才对嘛”得到满意答案的鹤丸国永开心地点点头“趁着我们团休息的时间...加油啊!草莓小,队,长?”

  “才不是草莓!”


  约好的见面日期就是今天。那位大前辈是怎样的人呢……这样想着完全坐立不安了。一期一振坐在会客室里紧张地下意识抬手揪兜帽衫上垂下的松紧带。醒来以后发现每次紧张的时候就会抬手想揪什么,不知道是怎么养成的习惯,为了避免麻烦干脆总是穿有垂下带子的衣服。

  “一期君,你的手在抖哦。”旁边的助理小姐小声的笑道。“三日月先生...人很好啦,你们以后还是搭档不是吗,不用那么紧张啦。喝口水?”顺便贴心地接了一杯水放在一期一振面前。

  “啊……谢谢您。”一期一振接过水杯捧在手里。室内又恢复了安静。

  “啊,我来晚了吗?”有人推门而入。一期一振抬起头,来人墨蓝的短发,眼睛里沉着两轮新月。他看着对方,感觉什么东西在内心深处挣扎着要挣脱束缚。

  “一期君,这位就是三日月先生了,以后你们就是一个组合了,要好好相处啊!”

  “您好,我叫一期一振,以后也拜托您多多指教。”他冲人点头问好。

  “你好,我是三日月宗近。好久不见,”对方弯起眼笑了,那两弯月就像在水里一般波光盈盈。

  他突然想起来梦里的那个人叫的是什么了。

  那个人喊着的是,

                             
                                “吉光。”

大概是三个小段子

“宁宁,这个时节,大阪城的樱花应该开了吧”
“三日月,大阪城...已经没了啊。”
“……哈哈哈哈,老人家的记性也是不好了啊”

                          ——这是火烧大阪城后的某个春天




因为私心打了cp的tag所以后面一点大概是cp的(?)









“……”
“……”
“……吉光?”
“您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人穿着素白的上衣和浅灰的袴,面孔青涩而腼腆。
他突然想起他爱的那个如火一般耀眼*的少年。
    
                                             ——这是德川家的重逢

“吉光。”他推开那个人的屋门。这个名字他一直叫着,对方也从未阻止。
名字的主人背对着他,扣上漆黑军服*的最后一颗纽扣然后转过身来。平日里穿的和服被他叠好放在一边。
“三日月殿。”那人看到他后说道“谢谢您长久以来的照顾。”那个人对他鞠了一躬。“那么,便愿有缘再会吧。”
他看着那人向他点头致意,与他擦肩而过时军装的长摆翻起漆黑的波浪。
“……吉光啊。”转头时早已没了对方的身影。



1,火一般耀眼的少年……是因为我的私设里一期是红衣服啦qwq,感觉会很好看。

2,漆黑的军服……对也算是私设,毕竟后来写了个长摆。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一期哥的军服不是特别正式……啊,假装没看到就好了

吐槽

最近运气不太好,路上遇见了好几次枪爹。然后鹤老爷和一期尼都受了轻伤。
轻伤的语音二位都是要去换衣服呢。
那么问题来了。
你们换7个小时衣服是准备干什么???

默默沉思后放弃了使用加速符念头的审

占tag致歉

水溶性彩铅初学者……试着画了画私设的振哥。
天下一振!

【手机像素垃圾过几天大概会换个手机重新拍】

思念的你

 

注意事项:
文章和题目大概没有什么关系,就是随便加的。
审神者不知道一期的名字。
看起来很像刀婶但其实并不是,因为虽然女子力爆棚但是审神者其实是个男的。
个人认为三日月宗近是天下五剑最美不代表是刀剑最美,所以自己认为乱刃的一哥比三日月好看。
故事由我家本丸发生的事情改编。
cp微三日一期和药一期?其实除了小剧场有一点其他根本没啥cp
人物是刀剑乱舞的,ooc是我的

可以接受?











那就开始吧。

正文:

    本丸的药研藤四郎总喜欢在锻刀房前守着。
      “药研君,是在等谁吗?”审神者在发现他这个爱好后的某一天问了一句,然后知道了粟田口家有一位美丽而善人意的长兄。
       “美丽?”听到这个形容词的审神愣了一下“药研君的长兄……不是男性吗?”
        “噗嗤。”那位帅气到像太刀的短刃突然笑出声来,说话的声音是带了点笑意的无奈“我们这些付丧神啊,在刀形态的时候是没有性别的呀,大将。”
        听见对方这样说的审神者为刚刚的问题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倒是方才调笑的短刀认真的支着头想了想“说是美丽啊,因为是乱刃来着...而且是长发,真的是很好看啊……”短刀挥着带着黑手套的手在空中比划,又兀自停下了“不过……听宗三说后来又磨短烧毁重铸了……啊,真是失礼,但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了,说的也不过是我记忆里的,毕竟……很久没见了……”
        短刀的少年像是失落的垂下头,审神者紧张得正要去安慰,对方却又好像无事地抬起头来了“大将可以去问问三日月老爷,听说兄长后来和那位共事过一段时间……而且据说是粟田口家的嫂子呢...那位。”短刀的付丧神微微皱了皱眉又缓和下来扬起个笑“我休息好了,先去内番了。大将,告辞喽。”
       留下的审神者坐在锻刀室门口,一向咋呼的他罕见的沉默了很久。

         “嗯?唔...确实。爷爷我和吉光共事过一段时间啊……说是共事也不完全对,毕竟当初侍奉的不是同一个主上啊...我的主上宁宁,是秀吉,就是吉光曾经的主上,的妻子呢……”
       “哎?!妻子?!!!”处于懵逼状态的审神者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那么药研说……说您是粟田口家的嫂子,是真的?!”
        “噗。”优雅的平安刀失笑道“主上你应该先冷静一下啊。”已经半个身子伸到茶桌对面的审神者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慌乱地道着歉坐回去,对面的老人家喝了口茶表示自己不介意。“不过……那孩子真这么说?”  “啊……是的。”因为刚刚的事而在老人家面前自动低了个头的审神者乖乖的回答了“如果失礼的话,我……”
         “没有哦”老人家打断了审神者的话“这么说也没错吧……不过那这样说来,我们应该算是妻夫了?”
         “妻夫?”
         “对哦。”美丽的古刀点点头“按主上你这么说,吉光应该是丈夫吧...可是按生♂活上来说,吉光应该是扮演着...嗯...妻子的角色呢。”
         看着对面笑得灿烂的古刀,直男审神者表示贵圈太乱我这种直男不懂你们(bu) 话说,吉光是谁???【审神者懵逼jpg.】

        药研藤四郎作为审神者锻出的第一把刀,同时也是本丸的唯一一把短刀。
        由于审神者是个新人,比较追求战力,所以锻出药研后就把精力放在打刀太刀等打击力强(刀装带的多)的刀上了,但药研和初始刀的加州由于来得早是本丸等级最高的两位,所以药研的出阵表永远都是排的满满的。在每天繁忙的出阵和内番之余,审神者总能看见药研在他宝贵的休息时间里,靠在锻刀房门前的台阶上。而这个习惯终于于一天终止了。










异常强大的敌人让一贯随军亲征的审神者乱了手脚,就在敌军的长枪刺过来的瞬间,那把本丸唯一的短刀纤细的身体挡在了前面。审神者看着长枪刺透他的身体,那个实际年龄几百几千岁的孩子说
  
         “我...竟然...会折断...”
顿了一下
          “到最后...还是没能见到一期哥啊……”
       然后在他面前化为了碎片。

        回到本丸后的审神者发疯般的疯狂煅短刀,各种藤四郎都来了个遍,却唯独没有那个皮肤苍白的少年。
       
        几天后,那天的近侍是三日月宗近。平日里优雅而不紧不慢的老年人罕见的匆忙着赶来。审神者盯着时间上写的3:20:00,掏出加速符的手紧张得发抖,一如当初被那柄短刀叫去时时间上4:00:00的模样。终于拿出符纸,咒式结束后的光芒夹杂着飞舞的樱瓣而来,一生独一把的太刀优雅的站立在面前
   
      “我是一期一振。出自粟田口吉光之手唯一的太刀。藤四郎们都是我的弟弟。”
      
         “一期...一振。”审神者看着面前的付丧神几乎说不出话。藤四郎都是他的弟弟?这位难道就是那孩子口中,不对,应该是全体的藤四郎们口中的长兄吗? 并不是想象中的长发,而是清爽的短发,比那孩子说的美丽要更英俊一些,大概是磨短又再刃的原因吧……
        “吉光哟……”在审神者发愣的时候,旁边古老的付丧神含着笑意开口了。
        “宗近殿。”新来的付丧神微微低头行了个礼。
        本丸唯二的两位太刀付丧神正打算继续说点什么,锻刀室的纸门被一下拉开了。
        “主上!我们听说一期哥来了!真的吗!”
        一群小萝卜头一个个从门缝里钻进来,然后在看到自家兄上的瞬间齐刷刷地扑了过去。
        “啊...这样,主殿抱歉...弟弟们失礼了...”审神者微笑着摇头表示自己不在意,年轻的太刀递了一个抱歉的笑后,回抱住了自己的弟弟们。
       “秋田,退,平野,前田,乱你小心点别摔到,厚也是,信浓,后藤,包丁,博多把手里的盒子放下再过来,棱角会伤到别人的...什么?里面装的是小判?是钱吗...钱也不行啊……站在门口的鲶尾和骨喰,不一起来抱一下吗?唔……”一直站在门口的两位胁差不好意思地走上前去和短刀们一起环住了他们的长兄,而年轻的兄长却停顿了一下“失礼了...但是主殿,药研他不在吗?”
       四周安静下来,不知哪一个短刀小声说了一句“我来到本丸...还没见到药研哥呢...”
       被环绕在中间的太刀付丧神抬起头来“主殿...药研还没来吗?”
        “啊...药研他……”审神者正思考着该如何说下去,身旁一直站着的古老付丧神往前走了一步打断了他“药研君还没有来呢...吉光。”古老刀剑的付丧神面不改色地代替审神者说出了谎话。
         “啊...是吗...”年轻的兄长声音里带了点失落,不过很快又振奋起来,揉揉身边弟弟们的头安慰道“没关系,一定很快...就可以相见的。”


       几个月后。
       
        一期一振甩掉刀刃上敌军的鲜血,作为队长的他向随军而来的审神者点头示意后走向敌军后方,那里从一开始就沉睡在后面的刀剑看不清身形和样貌。
         然后伴随着飞舞而来的花瓣,他醒过来了。
         伸了个懒腰拍拍身上的灰尘和泥土

          “哟大将。我呢,是药研藤四郎。和兄弟们一起,都请多关照。”
            那柄短刀冲着迎面而来的太刀付丧神和他的审神者微笑。

            一期哥,好久不见。







小剧场一.

审: 咳...其实...一期啊...我有个问题问你

一: 主殿请说

审: 我到今天才知道三日月那个老头口里的吉光...

一(打断): 是我哦,主殿,我叫一期一振吉光啊。

审: 啊,对。但是大家好像都叫你一期...
一: 大概是宗近他叫习惯了?(歪头笑)

审: 不对,你们俩这是在宣誓主权吧!你刚刚去掉敬语了吧!一定是去掉了吧!(单身狗的突然愤怒)



小剧场二.

审: 咳咳,话说...一期君你...不应该在那个什么之后...失忆了吗...但是来的时候你叫了三日月的名字吧。

三: 小主上你明明之前连吉光的名字都不知道,现在却突然问这么深的问题呢...失忆什么的

审: 我...我后来当然有去好好了解啊!(小声:还去补了好多三日一期的文...)咳,反正就是,一期你不应该失忆了忘记三日月然后三日月各种苦情最后一期喜欢上你两个人说过去的事这种吗???

小主上你这是...看了什么奇妙的小说啊...虽然说是失忆了,但是后来在德川家见过了啊。

审: 哎?!!!!【我感觉受到了伤害】

审: 咳,话说我今天问一期问题...为什么都是三日月你来回答啊!

三: 嗯?吉光今天不大舒服啊...昨晚运动过度吧哈哈哈

一: 宗近殿!

审: 啊?我昨天晚上没有安排任务...哎?!你...你们!(突然反应过来)

三: 哈哈哈,这样的话最后一块点心爷爷我就吃掉啦。

审: 哦...(懵逼状态)

审(突然反应过来): 等等,我的茶点?!你早盯上它了吧!

三: 哈哈哈甚好甚好

审... 好什么啊!臭老头!




最后想说点什么。其实这篇故事算是按我家本丸发生的事改编的。家里唯一碎的一把刀就是药研,同时也是当时我唯一的一把短刀,连同体都没有的那种(其他的都合成了)。它碎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不管锻刀还是出阵都不出药研。导致在后来好久以后我终于出了药总以后像宝贝一样供着不敢带他出阵,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感觉都没人往后看所以加了一张图(第一张)重发。求求你们往后翻翻呗我不知会画火柴人的虽然画的不好看但是……哇的哭了。以下是本来那条文字的复制。

欢迎收看灵魂画手沈玊笙系列。

沉迷火柴人无法自拔。
讲真我觉得火柴人真好啊……
p2p3上色随笔
p4p5未上色原图p6一个因为水不干净导致毁掉一整张画的迷之长发一期哥。

p6本来其实看起来超拽的……所以本来是有个配字,见下。

一:“你就是三日月宗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丈夫了”(叫老公)

–晚上–

三:“谁是老公?”
一:【哭腔】“你……”
三:【用力一顶】“对老人家要用敬语哟”
一:【哭出来】“您……您是……”
三:【微笑】“嗯?我是什么?”
一:【使劲哭?】“老……唔……嗯……老公……”

于是从此见谁都用敬语的一期·心理阴影超大·一振和三日月·猥琐未成年(bu)·宗近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噫)










直到火焰将他们分离

沉迷冷cp的我……
手机像素垃圾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把哥的肩膀照窄了。。。难过

画的丑本来都不好意思打tag。。。